自古有言:民不和官斗。官僚毕竟还是统治阶级,而且古代的法律也不健全,皇帝对地方的控制也不那么强。不是有一句话叫“天高皇帝远”嘛。所以一个县令要想搞一个草民太容易了。范进中举以后为什么乐疯了?就是因为他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官路,如果再中个进士,基本上两只脚都迈进去了。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在清朝末年,有一群特殊的民女,一没有钱二没有权,可是连县令都惹不起她们。

光绪年间,慈禧岁数也大了,想要颐养天年。当然了,这都是表面上的,清朝的国柄还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慈禧下令,要挑选一批擅长棋琴书画的民女,进皇宫陪伴自己,陶冶情操。另一方面,慈禧假装关心民事,又命令浙省织造,选一些能织布的民女进宫。

这个织造就从杭州和湖州选人,害怕这些民女不懂事,又进行了培训,比如见到太后应该怎么行礼啊;如果有人问起当地的情况应该怎么回答啊等等。目的就不用多说了,为了粉饰太平,让自己官运亨通嘛。这些民女唯唯诺诺地赴京入宫了。

这些民女跑到政治中心,开了眼界,就有些瞧不上自己家乡那点土坷垃。再加上她们受到的待遇也不错,甚至超过很多大官,就慢慢变得骄横无忌。过年的时候,慈禧还给她们放了假,让她们回家乡去省亲。一个湖州的民女回家时碰到了县令,出口不逊。县令和她吵起来,她说:“我在皇宫里,多大的官都见过,你一个芝麻粒大点的小官,怎么敢这么嚣张?”

这县令受到深深的鄙视,气急败坏。等到假期结束,这些民女又要入宫。县令就特意把和他争吵的民女扣下来,找个生病的理由往上报。没想到慈禧对这群民女还算是比较上心,问其他的民女,没来的这个得了什么病。民女如实以告,说她被县令扣下来了。

慈禧勃然大怒,命令织造赶紧把这个民女送过来,不得有误。县令一看捅了娄子,赶紧放行。临行的时候他还低声下气地求这个民女,让她别把这些不愉快放在心上,好在慈禧面前少说两句。还有人说,这些民女之前就一起写了一道折子,求人递上去。结果折子被扣下了。不过她们一直和慈禧在一起,也犯不上再用折子了。

首页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