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当代艺术新锐展”在金鸡湖美术馆开幕

原标题:中日当代艺术新锐展,重建当代亚洲艺术新坐标?

近些年来,随着工业文明4.0时代的自我更新的机制走向自动化推演的现状,当代艺术的内部生产机制和问题意识也在发生自省和调整。我们发现,中国和日本的艺术家慢慢从共同的东方式语境里脱离出来,却并没有散乱掉两者各自体系下的关连程度。更重要的是他们在针对共同的全球化问题下,再次更新深度层次的东方逻辑,用以应对这些问题。

近日,一场“中日当代艺术新锐展”在江苏苏州金鸡湖美术馆开幕,参展艺术家均是中日两国近几年来涌现的有实力、有影响力的新锐艺术家。展览以“交叉域”为题,展出38件(组)风格独特的艺术作品,内容涵盖雕塑、装置艺术、绘画、影像等多个艺术门类。展览将持续至2019年2月28日。

策展人管怀宾表示,以“交叉域”来概括这次中日当代艺术新锐展,一方面,是因为这两个有着千年以上文化交流脉络的国家同处东亚文化圈,无论是地域风貌、语言逻辑还是社会结构、文化形态上都有着很多的相似性。尤其在对于艺术与自然的感知途径和意向表达的方式上都存在彼此依存交叉的地方。

“交叉”亦然不是重叠,所以,虽然有着某些共通的艺术观念及“媒介”态度,但我们可以发现,两国艺术家,还是能生发不同的创造力面貌的。日本的当代艺术相比较中国当代艺术有着文化艺术基础优势,例如浮世绘以及60年代至70年代声音实验艺术对西方现当代艺术均有着深远影响。在西方当代艺术的体系中,她的“回力”是深刻的。相反,中国的回应却还有待深发,但却积累了某种特殊繁荣下的当代艺术景观。

如今,在全球语境的此刻中,两国青年艺术家的活力在这时需要面对共同的挑战,但这种挑战背后的文化个体沉积是不同的。日本艺术家们在强化表达个体经验的过程中,把各种日常“习得”作为构建表达方式的重要材料,无论两国艺术家最后是落于叙事、媒材、场构、意象、形式、风格等,这些本身给予社会性的差异,终究会以一种多元的艺术生态形式呈现出来。

“域”本身是一个不断流动生成与循环交替的场域,借由这次“中日当代艺术新锐展”,我们再一次在两国新一代艺术家不同的立场与交叉的角度中,看到某种个体意识的自觉与切入各自文化现实的努力,展现出融超历史、现状、未来的实验性、先锋性。

这个“域”不是和世界性艺术生态的某种割裂,亦不是某种地域性意义上的相互融合,在这个“域”中,我们完全可以看到全球时代下,不可跳离的问题形状,如技术欲、新伦理、娱乐主义、后资本、后传统等,在相互“切磋”的过程中,本次展览想给当代艺术路径下的推演态势,找到更为有效的可能。

“在亚洲当代艺术的发展脉络中,身份问题与自身文化传统认同终究是一个持续性话题。”在策展人宋振熙看来,混杂状况下,不同的两国生态促使了不同的路径选择。看似不同的艺术面貌背后,繁复错根的亚洲在地性及东方式语境意识仍然关连着两国艺术家及艺术创作。本次参展艺术家们在媒介之域中“交叉”共对新世界的回应。

交叉域--中日当代艺术新锐展

地点:苏州金鸡湖美术馆

首页时政